然而,她真的认为自己有一点点喜欢上李慎了,所以当李慎吻她嘴时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1
  • 来源:人人干人人草

  然而,她真的认为自己有一点点喜欢上李慎了,所以当李慎吻她嘴时,她接受了他的吻,可是当李慎把舌头伸人她的嘴里时,她心口却泛起了一阵厌恶。

  她以为是自己技巧不好,所以才频频咬到他的舌头,因而她才会不喜欢和李慎接吻的感觉,所以她认为只要把接吻技巧学好,她就会爱上接吻的滋味了。

  但是她却不知道,当无痕将她搂人怀里时,已酿出了罪恶的根源,因为性别差异,男女有着不一样的胴体,在摩擦间蓦然燃起了火苗,在两人体内熊熊的沸腾了起来。

  昏黄的灯光投射在她象牙白的肌肤上,撒下了不可抗拒的魔力,她的小脸像水蜜桃般红润诱人,他爱怜的凝视着她,接着不发一语的将她压在床上。

  “这样够温柔了吧?”他敏感的雄躯一接触她的身体,就产生了微妙的生理反应,硕壮的男性象征随之硬挺。

  “嗯……”盈盈发出娇嘤的抗议声。

  缓缓地,他的双唇压上她微数的红唇,封住了她所有的抗议。

  一阵雷击迅速流窜过他俩微颤的身子。

  前所未有的激情感受,令盈盈受到极大震撼的瞠大双眼,吃惊的瞅着他,忘了自己和他接吻的目的是什么。

  “等等……等等……”盈盈细碎嗓音在他嘴边模糊的响起。

  “又怎么了?”无痕可停不下来了,话语溢满了不耐烦,口气却温柔的令她迷醉。

  “你能不能慢一点?忽然不说分由就吻过来,我……我……我还没做好准备……”盈盈浑身燥热起来。

  “这样呢?”无痕慢条斯理的再次覆上她的唇口,唇边的动作显得小心翼翼而缓慢。

  “嗯……”当无痕将小舌贪婪地探入她口中寻找甘露时,盈盈几乎浑身发软了,她情不自禁的阖上双眼,惊叹似的发出一串娇吟声。

  当无痕狂野的吸吮着她双唇和舌头,盈盈感觉她整个魂魄都快被他吸过去了,销魂地沉醉在他的热情中,意乱情迷的嘤咛着。

  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莲藕般的玉臂不自觉地缠上他的脖子,周遭的空气变得炙热而稀薄。

  无痕的嘴唇和大手再也不听使唤的在她身上游移,他将有如火焰般炽烫的俊脸埋人她光滑的颈窝里,嗅着她独特的香气,亲吻着她柔嫩的肌肤。

  她后悔了,不该请求他教她接吻,这个吻魔力非凡,来势汹汹的全面席卷了她的身心,让她深陷谷底,想爬也爬不出来。

  直到电话铃声如雷濯耳的震醒了如痴如醉的两人,羞愧欲死的盈盈才匆忙的推开他的身体,迅速翻身下床。

  她不敢多看他一眼,低垂着头整理凌乱的衣衫,她打从心底厌恶着自己,感觉自己罪大恶极、风骚冶荡。

  “盈盈,找你的。”无痕粗喘着气息,直勾勾地瞅着面红耳赤的她。

  “嗯。”盈盈脸红的抢过他手中的话筒,“喂?”

  “盈盈,你还没睡吗?”彼端传来李慎充满关切的温柔嗓音。

  “还没……”盈盈瞄了无痕一眼,见他炽热的双目瞬也不瞬的直盯着自己,一颗心不禁又紊乱起来,她匆忙别开头去。

  他溢满情欲的火热眼神,令她产生了一种错觉,仿佛自己是光溜溜的呈现在他面前,她不自觉的揪紧胸口的衣衫。

  “你在做什么呢?”李慎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我……”盈盈作贼心虚的瑟缩了下秀肩,吞吞吐吐的回道:“我正准备去洗澡。你呢?”

  “我正在想你,所以才忍不住拨电话给你……你想我吗?”李慎期盼着。

  “我……”盈盈茫然的将脸颊埋进膝盖里,暗自做了一个深呼吸,她细若蚊纳的回应着,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
  “盈盈,我想知道,你喜欢今晚那个吻吗?”

  盈盈心思乱成一团的扯着头发,“对不起,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  她不想欺骗他,可是他们之间才刚起步,她怎能因意气用事而草率的结束掉这段感情,她试着抚平紊乱如麻的心情,试着重新接受李慎的感情。

  李慎沉默着,片刻,他才道:“好吧!可以告诉我,你明天塔几点的班机吗?”

  “十一点多吧!”

猜你喜欢

咸吃萝卜淡操心。”安静澜不屑地开口,

咸吃萝卜淡操心。”安静澜不屑地开口,随即迈着步子优雅离去。呵呵呵,这个男人,一次又一次地伤她,而她,竟然还放不下,真是可笑!施尧嘉看着安静澜的背影,恨得咬牙切齿。这个女人,总是

2020-04-12

静澜来了,哇,我们的静澜勇士来了,快,欢呼的掌声响起来!”

静澜来了,哇,我们的静澜勇士来了,快,欢呼的掌声响起来!”啪啪啪啪——热烈的掌声响起来,安静澜受到了整个设计部夹道欢迎的待遇。“静澜,静澜!静澜!”热情高涨的声音,呼喊着静澜的

2020-04-12

轻轻的咬着下唇,她的目光在车窗外游移了一圈

轻轻的咬着下唇,她的目光在车窗外游移了一圈,又回到景柏然身上。为什么不讨厌他的吻呢?景柏然专心开车,却怎么也忽视不了旁边那道略带探究的目光。他无声叹气,她知不知道她的目光很打扰

2020-04-12

步进玄关,客厅里人声嘲杂

步进玄关,客厅里人声嘲杂,有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员正在将屋中的财产贴上标签,莫相离怔怔的看着他们,一时忘记了继续向里走。林玟娜哭得声嘶力竭,莫良矜抱着她小声安慰,沈从文在一旁道:“

2020-04-12

分明就是为了气一气楚然,潘雨却是欣喜的看了肖翎辰

分明就是为了气一气楚然,潘雨却是欣喜的看了肖翎辰,伸手就揽过了肖翎辰的手腕,肖翎辰的脸色一变,回头的时候楚然却也已经是再次帅气的给了他一个背影,似乎丝毫没有在意。肖翎辰脸色一崩

2020-04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