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门外传来盈盈心急如焚的叫唤声,把房门拍得壁里啪啦响的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1
  • 来源:人人干人人草

  房门外传来盈盈心急如焚的叫唤声,把房门拍得壁里啪啦响的。

  “来了!”无痕收起设计图,连忙起身把门打开。

  盈盈像阵旋风似的席卷进来,并随手将房门上锁,发红的双眼瞬也不瞬的直盯着他。“你说,是不是真的?”

  “什么?”无痕佯装不懂的发出疑问。

  她气冲冲的跑来兴师问罪,至于原因,无痕已猜出八、九成,心头不禁暗暗狂喜着。事实证明,盈盈是真的爱上他了,只是嘴巴不说而已。

  “你说明!你是不是真的和那女人订下婚约了?”盈盈气急败坏的直跺脚,她被割伤的心鲜血淋漓,她恨死他了啦!“丑话是你先说的,你和李慎的婚事,都不关我的事了,我爱和谁订婚好像也与你无关吧?”

  “我和李慎根本就没有婚约,那是我骗你的!”

  “什么?!”无痕性感的嘴唇突然紧抿成一条线。

  她和李慎的婚事是假的,可是为了逼她说出真心话,他可是真的和伍紫云订婚了啊!她怎不早说?早知实情是这样,他怎可能愚蠢的和伍紫云去买戒指。

  “我不准你结婚!”盈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哭得淅沥哗啦的。

  “为什么?”

  盈盈的声音颤抖得厉害,哽咽的几乎讲不出话来,啜泣声在宁静的四周清晰可闻,无痕的心怜惜的揪痛着。

  沉默了片刻,盈盈再也受控不住了,直接扑进他温热结实的胸怀里,细臂像八爪鱼般缠着他不放。

  “人家和李慎的婚事是假的,你怎可以……呜呜……不管、不管啦!我就是不准你结婚!”

  盈盈霸道的语气中带了些许的撒娇。

  “你……”面对她突如其来的投怀送抱,不知所措的无痕顺手楼住她的纤腰。

  盈盈一双泪汪汪的眼眸,可怜兮兮的凝视着他。

  “因为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从来就没有爱过李慎,而且……当我发觉自己的心会随着你意念走时,一方面为了引起你的注意,另一方面又希望自己的感情,能转移到其他男人身上,因为你太风流了,我怕自己会受伤,而且我猜你不会喜欢我的……所以我就开始交男朋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……都是为了你,才会撤下漫天大谎,我根本没和李慎上床,说和他有婚约也是为了气你,其实……我几天前就和李慎分手了。

  李慎出车祸的日期就是我们分手的那天,因而我对李慎感到非常的内疚,不过我并没有因内疚而考虑重新接纳李慎的意思,在医院我们聊了很多,李慎的风度是最教我佩服的,我们已把话说得很明白了,以后他都不会再缠着我。

  你这笨蛋……你……笨蛋……呜呜……怎么都不懂人家的心意,非要我说出来不可,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在意你,你都不晓得我……我爱的人是……是你……”

  “盈盈……”无痕爱怜不已地捧起她的小脸,发出粗嗄的沉吟声,他重新将她扯进怀里,紧紧的抱着她。

  “呜……”躲在他温暖而结实的胸怀里,她强烈的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,像是遇到暴风雨飘摇在海上的小船,突然间找到港湾停泊似的。

  她委屈的泪水很快又夺眶而出,像断线的珍珠般不断沿面滑落。

  她紧紧的拥抱着他,生怕这避风港会消失不见似的,开始没命的嚎啕大哭起来,将积压在心底的所有委屈,借由泪水全部倾泄而出。

  “我也是,我初中就发觉自己爱上你了,想不到我们竟然傻得想等待对方开口。”无痕富磁性的嗓音温柔的传进她耳里。

  “呜呜……无痕……”等候已久的爱意终于神奇的降临,受宠若惊的盈盈感到一阵委屈、一阵喜悦的愈哭愈凶了。

  无痕娓娓道出他和伍紫云订婚的用意,她这才明白,自己一时之气,竟把伍紫云给招惹来了。

  她直觉伍紫云不是个容易对付的女人,但是她相信以无痕的能力,他必然有办法处理才是。

  “无痕,对不起!我不知道你喜欢的人是我,害你……害你……”然而盈盈却再也原谅不了自己,她怎料得到事情会另有发展呢?早知如此,当初就应该对他坦白的,那他也不必为了攻破她心防而用尽心计。

  “别哭,我没有怪你的意思,是我自己的决定,我会收拾残局,你不必太担心。”感觉到胸膛汜滥成灾,无痕心疼的吻着她的粉困,吻走她脸上的泪痕。

猜你喜欢

白强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,“可以告诉我,你所遭遇到的事情吗?”

白强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,“可以告诉我,你所遭遇到的事情吗?”丝儿觉得他是个好人,于是一五一十的把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诉他。“三个姐妹爱上同一个男人,也难怪会生出风波,你姐姐会嫉妒是

2020-03-03

忽然他目光被一抹纤细的身影吸引住,袁濂立时起身,两个女人也不约而同的跟着站起来

忽然他目光被一抹纤细的身影吸引住,袁濂立时起身,两个女人也不约而同的跟着站起来。“请用水果。”丝儿将切好的水果拼盘放在桌上,悄悄地抬起眼睫瞥了袁濂一眼,发现袁濂正一瞬也不瞬的凝

2020-03-03

男女有别,你怎可以和我睡在一起?”银瓶皱着鼻头道

男女有别,你怎可以和我睡在一起?”银瓶皱着鼻头道:“再说,我乃是身份高贵的公主,想与我同床就寝,别做梦了,你这死淫贼哪高攀的起啊?”“你──被你气死了。”岳扬怒气冲冲咽不下这口

2020-03-03

啊!”众人手中的武器顿时惊的全落掉了一地。

啊!”众人手中的武器顿时惊的全落掉了一地。这个人竟然是……“大、大、大、大……大王?!”众人瞪大一双难以置信的眼睛,惊呼声此起彼落……失去童贞的她,除了哭,还是哭。男人在享受释

2020-03-03

房门外传来盈盈心急如焚的叫唤声,把房门拍得壁里啪啦响的

房门外传来盈盈心急如焚的叫唤声,把房门拍得壁里啪啦响的。“来了!”无痕收起设计图,连忙起身把门打开。盈盈像阵旋风似的席卷进来,并随手将房门上锁,发红的双眼瞬也不瞬的直盯着他。“

2020-03-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