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!”众人手中的武器顿时惊的全落掉了一地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5
  • 来源:人人干人人草

  啊!”众人手中的武器顿时惊的全落掉了一地。

  这个人竟然是……

  “大、大、大、大……大王?!”

  众人瞪大一双难以置信的眼睛,惊呼声此起彼落……

  失去童贞的她,除了哭,还是哭。

  男人在享受释放后的舒畅后,早已不知去向。

  这里的用水量有限,琉裘沐浴用的水少得可怜,一面哭,一面羞愧欲死的流着泪。

  她用力的刷洗着被玷污的身子,似乎想洗掉男人残留在自己身上的体味,待她沐完浴,那缸污水不知混合了多少滴她的泪水。缓缓地拾起散落一地的衣衫,琉裘缓缓地穿上。

  未成亲,就和人洞房,这等见不得人的事若传出去,叫她以后拿何颜面去见人?

  就算他肯娶她为妻,可是一想到他是个盗贼,她就……愈想愈伤心,愈想愈难过。

  跳海自尽算了!

  思及此,她欲拉开船舱的门,门板却被卡住了。

  伤心欲绝的她气得直跺脚。

  他又把她反锁在房里,可恶!

  门突然被打开,一个身形雄岸而壮硕的雄躯朝她撞了上来黑鹰抓住她的秀肩。

  “沐浴完后,就该乖乖上床睡觉,你想去哪?瞧我把你撞疼了。”又是他!怎这么倒霉,阴魂不散的他,连她想求死都不得!

  她强忍着内心底下的狂乱,勉强镇定下来,谁料抬头迎视到的,却是一名生得俊美无俦的年轻男子。

  琉裘蹙紧了柳眉,纳闷的打量着眼前这看来有点儿眼熟,却又有点儿陌生的男子。

  高大壮硕的体格就已让人很难忽略他的存在了,如今再搭配上那抹挂在他唇边犹如魅惑般的浅笑,更有种无法言喻的魔咒力量。“你看起来有点儿眼熟……”琉裘若有所思的研究着他。

  没道理,出色的容貌天生就具有一种让人过目不忘的本领,她没道理对他只有眼熟而已,应该是曾经在哪里见过……

  “你——”她知道他是谁了!

  “就是我。”黑鹰虽然不是很满意她的反应,但勉强可以接受,将她拉到床榻边,他挑了挑眉,用手摸抚着光滑的下巴,“光滑的下巴让我挺不习惯的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琉裘用力的眨着眼睛,以为她看错了,连忙揉了揉双眼,再度定睛的重新将他打量—遍又—遍。

  简直不敢相信,胡子里面竟隐藏了一张如此年轻又英俊的脸孔,她以为……她真的以为他是三、四十岁的大叔……

  “我剔掉胡子后,才知道你没有说错,那把胡子确实是挺狗屎的。”黑鹰邪佞的怪笑着,“我这样看起来是不是顺眼多了?”

  何只顺眼而已,简直是俊极了。

  少了份粗犷蛮横的杀气,多了份达官贵人的尊贵气息。

  可是英俊又不能当饭吃,况且他这么坏。

  一张脸涨得通红的琉裘,赶忙慌乱地垂下头去,她可不想让他以为她是个以貌取人的女子,虽然她真的喜欢他现在的样子远胜过他满脸胡渣时,可是也不能表现的太明显啊!

猜你喜欢

咸吃萝卜淡操心。”安静澜不屑地开口,

咸吃萝卜淡操心。”安静澜不屑地开口,随即迈着步子优雅离去。呵呵呵,这个男人,一次又一次地伤她,而她,竟然还放不下,真是可笑!施尧嘉看着安静澜的背影,恨得咬牙切齿。这个女人,总是

2020-04-12

静澜来了,哇,我们的静澜勇士来了,快,欢呼的掌声响起来!”

静澜来了,哇,我们的静澜勇士来了,快,欢呼的掌声响起来!”啪啪啪啪——热烈的掌声响起来,安静澜受到了整个设计部夹道欢迎的待遇。“静澜,静澜!静澜!”热情高涨的声音,呼喊着静澜的

2020-04-12

轻轻的咬着下唇,她的目光在车窗外游移了一圈

轻轻的咬着下唇,她的目光在车窗外游移了一圈,又回到景柏然身上。为什么不讨厌他的吻呢?景柏然专心开车,却怎么也忽视不了旁边那道略带探究的目光。他无声叹气,她知不知道她的目光很打扰

2020-04-12

步进玄关,客厅里人声嘲杂

步进玄关,客厅里人声嘲杂,有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员正在将屋中的财产贴上标签,莫相离怔怔的看着他们,一时忘记了继续向里走。林玟娜哭得声嘶力竭,莫良矜抱着她小声安慰,沈从文在一旁道:“

2020-04-12

分明就是为了气一气楚然,潘雨却是欣喜的看了肖翎辰

分明就是为了气一气楚然,潘雨却是欣喜的看了肖翎辰,伸手就揽过了肖翎辰的手腕,肖翎辰的脸色一变,回头的时候楚然却也已经是再次帅气的给了他一个背影,似乎丝毫没有在意。肖翎辰脸色一崩

2020-04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