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!”众人手中的武器顿时惊的全落掉了一地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8
  • 来源:人人干人人草

  啊!”众人手中的武器顿时惊的全落掉了一地。

  这个人竟然是……

  “大、大、大、大……大王?!”

  众人瞪大一双难以置信的眼睛,惊呼声此起彼落……

  失去童贞的她,除了哭,还是哭。

  男人在享受释放后的舒畅后,早已不知去向。

  这里的用水量有限,琉裘沐浴用的水少得可怜,一面哭,一面羞愧欲死的流着泪。

  她用力的刷洗着被玷污的身子,似乎想洗掉男人残留在自己身上的体味,待她沐完浴,那缸污水不知混合了多少滴她的泪水。缓缓地拾起散落一地的衣衫,琉裘缓缓地穿上。

  未成亲,就和人洞房,这等见不得人的事若传出去,叫她以后拿何颜面去见人?

  就算他肯娶她为妻,可是一想到他是个盗贼,她就……愈想愈伤心,愈想愈难过。

  跳海自尽算了!

  思及此,她欲拉开船舱的门,门板却被卡住了。

  伤心欲绝的她气得直跺脚。

  他又把她反锁在房里,可恶!

  门突然被打开,一个身形雄岸而壮硕的雄躯朝她撞了上来黑鹰抓住她的秀肩。

  “沐浴完后,就该乖乖上床睡觉,你想去哪?瞧我把你撞疼了。”又是他!怎这么倒霉,阴魂不散的他,连她想求死都不得!

  她强忍着内心底下的狂乱,勉强镇定下来,谁料抬头迎视到的,却是一名生得俊美无俦的年轻男子。

  琉裘蹙紧了柳眉,纳闷的打量着眼前这看来有点儿眼熟,却又有点儿陌生的男子。

  高大壮硕的体格就已让人很难忽略他的存在了,如今再搭配上那抹挂在他唇边犹如魅惑般的浅笑,更有种无法言喻的魔咒力量。“你看起来有点儿眼熟……”琉裘若有所思的研究着他。

  没道理,出色的容貌天生就具有一种让人过目不忘的本领,她没道理对他只有眼熟而已,应该是曾经在哪里见过……

  “你——”她知道他是谁了!

  “就是我。”黑鹰虽然不是很满意她的反应,但勉强可以接受,将她拉到床榻边,他挑了挑眉,用手摸抚着光滑的下巴,“光滑的下巴让我挺不习惯的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琉裘用力的眨着眼睛,以为她看错了,连忙揉了揉双眼,再度定睛的重新将他打量—遍又—遍。

  简直不敢相信,胡子里面竟隐藏了一张如此年轻又英俊的脸孔,她以为……她真的以为他是三、四十岁的大叔……

  “我剔掉胡子后,才知道你没有说错,那把胡子确实是挺狗屎的。”黑鹰邪佞的怪笑着,“我这样看起来是不是顺眼多了?”

  何只顺眼而已,简直是俊极了。

  少了份粗犷蛮横的杀气,多了份达官贵人的尊贵气息。

  可是英俊又不能当饭吃,况且他这么坏。

  一张脸涨得通红的琉裘,赶忙慌乱地垂下头去,她可不想让他以为她是个以貌取人的女子,虽然她真的喜欢他现在的样子远胜过他满脸胡渣时,可是也不能表现的太明显啊!

猜你喜欢

白强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,“可以告诉我,你所遭遇到的事情吗?”

白强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,“可以告诉我,你所遭遇到的事情吗?”丝儿觉得他是个好人,于是一五一十的把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诉他。“三个姐妹爱上同一个男人,也难怪会生出风波,你姐姐会嫉妒是

2020-03-03

忽然他目光被一抹纤细的身影吸引住,袁濂立时起身,两个女人也不约而同的跟着站起来

忽然他目光被一抹纤细的身影吸引住,袁濂立时起身,两个女人也不约而同的跟着站起来。“请用水果。”丝儿将切好的水果拼盘放在桌上,悄悄地抬起眼睫瞥了袁濂一眼,发现袁濂正一瞬也不瞬的凝

2020-03-03

男女有别,你怎可以和我睡在一起?”银瓶皱着鼻头道

男女有别,你怎可以和我睡在一起?”银瓶皱着鼻头道:“再说,我乃是身份高贵的公主,想与我同床就寝,别做梦了,你这死淫贼哪高攀的起啊?”“你──被你气死了。”岳扬怒气冲冲咽不下这口

2020-03-03

啊!”众人手中的武器顿时惊的全落掉了一地。

啊!”众人手中的武器顿时惊的全落掉了一地。这个人竟然是……“大、大、大、大……大王?!”众人瞪大一双难以置信的眼睛,惊呼声此起彼落……失去童贞的她,除了哭,还是哭。男人在享受释

2020-03-03

房门外传来盈盈心急如焚的叫唤声,把房门拍得壁里啪啦响的

房门外传来盈盈心急如焚的叫唤声,把房门拍得壁里啪啦响的。“来了!”无痕收起设计图,连忙起身把门打开。盈盈像阵旋风似的席卷进来,并随手将房门上锁,发红的双眼瞬也不瞬的直盯着他。“

2020-03-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