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女有别,你怎可以和我睡在一起?”银瓶皱着鼻头道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3
  • 来源:人人干人人草

  男女有别,你怎可以和我睡在一起?”银瓶皱着鼻头道:“再说,我乃是身份高贵的公主,想与我同床就寝,别做梦了,你这死淫贼哪高攀的起啊?”

  “你──被你气死了。”岳扬怒气冲冲咽不下这口气,打算和她周旋到底,“本大少爷就是不出去,看你能把我怎样。”

  “你──”银瓶见他如此放肆,本打算赏他一个耳光,最后放弃似的挥了挥手,“算了,总之你休想越城池一步,否则我砍掉你的手。”

  “世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!”明天再好好的对付她好了,他累得快死掉了。

  岳扬不想和她一般见识,倒头就睡。

  ※※※

  “皇兄!我不嫁人,求求你……”银瓶哭着跪在皇上面前,苦苦的哀求着。

  “君无戏言,朕容不得你说不。”皇上丝毫不为所动,并传令将那接着绣球的男人召进皇宫。

  银瓶心急如焚,回头一望,却看见她未来的夫君怀抱着一粒五彩绣球,脚步不稳,手拄拐杖,从皇殿外一拐一拐的朝殿内走进来;她一看,愈哭愈是惨烈。

  天啊!

  怎这么哀怨啊?她未来的夫君竟然是个六、七十几岁的老头子?!

  老头子虎视眈眈的上下打量着她,脸上挂着暧昧的笑容,突然挨近她身边,用舌头舔了一下她粉嫩的双腮──

  “唷,好嫩的肌肤,呵呵呵呵……”

  老头子色迷迷的用他那布满皱纹的手,抖颤的摸着她的脸颊,“我会好好疼你的。”

  “不要啊!”银瓶惊惧不已的挥开他的手,用力挣扎着……恶心死了,比起这个糟老头,岳扬实在好上几十倍……

  对了,岳扬……绣球明明是被岳扬接着了,怎会变成这个糟老头?

  噢,不,要她嫁给这个老头子,她宁死不从啊!

  如果这是梦,她由衷希望能快点醒来。

  ※※※

  凝望着即使已进入梦乡,双盾依然深锁的睡容,岳扬的心竟不可思议的泛起一丝抽痛。

  该死的,他怎会为眼前这个泼辣女感到不舍与心疼,一点儿都不像向来游戏人间的他呀!

  然而偏偏他的心就是会因她而鼓动?

  前所未有的挫败与哀愁如潮水般淹没了他。

  他难以理解,更不想认真去思考这个烦人的问题。

  岳扬有点气自己紊乱的思维,翻过庞大的身子,背对着她,低声咒骂着。

猜你喜欢

咸吃萝卜淡操心。”安静澜不屑地开口,

咸吃萝卜淡操心。”安静澜不屑地开口,随即迈着步子优雅离去。呵呵呵,这个男人,一次又一次地伤她,而她,竟然还放不下,真是可笑!施尧嘉看着安静澜的背影,恨得咬牙切齿。这个女人,总是

2020-04-12

静澜来了,哇,我们的静澜勇士来了,快,欢呼的掌声响起来!”

静澜来了,哇,我们的静澜勇士来了,快,欢呼的掌声响起来!”啪啪啪啪——热烈的掌声响起来,安静澜受到了整个设计部夹道欢迎的待遇。“静澜,静澜!静澜!”热情高涨的声音,呼喊着静澜的

2020-04-12

轻轻的咬着下唇,她的目光在车窗外游移了一圈

轻轻的咬着下唇,她的目光在车窗外游移了一圈,又回到景柏然身上。为什么不讨厌他的吻呢?景柏然专心开车,却怎么也忽视不了旁边那道略带探究的目光。他无声叹气,她知不知道她的目光很打扰

2020-04-12

步进玄关,客厅里人声嘲杂

步进玄关,客厅里人声嘲杂,有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员正在将屋中的财产贴上标签,莫相离怔怔的看着他们,一时忘记了继续向里走。林玟娜哭得声嘶力竭,莫良矜抱着她小声安慰,沈从文在一旁道:“

2020-04-12

分明就是为了气一气楚然,潘雨却是欣喜的看了肖翎辰

分明就是为了气一气楚然,潘雨却是欣喜的看了肖翎辰,伸手就揽过了肖翎辰的手腕,肖翎辰的脸色一变,回头的时候楚然却也已经是再次帅气的给了他一个背影,似乎丝毫没有在意。肖翎辰脸色一崩

2020-04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