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女有别,你怎可以和我睡在一起?”银瓶皱着鼻头道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4
  • 来源:人人干人人草

  男女有别,你怎可以和我睡在一起?”银瓶皱着鼻头道:“再说,我乃是身份高贵的公主,想与我同床就寝,别做梦了,你这死淫贼哪高攀的起啊?”

  “你──被你气死了。”岳扬怒气冲冲咽不下这口气,打算和她周旋到底,“本大少爷就是不出去,看你能把我怎样。”

  “你──”银瓶见他如此放肆,本打算赏他一个耳光,最后放弃似的挥了挥手,“算了,总之你休想越城池一步,否则我砍掉你的手。”

  “世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!”明天再好好的对付她好了,他累得快死掉了。

  岳扬不想和她一般见识,倒头就睡。

  ※※※

  “皇兄!我不嫁人,求求你……”银瓶哭着跪在皇上面前,苦苦的哀求着。

  “君无戏言,朕容不得你说不。”皇上丝毫不为所动,并传令将那接着绣球的男人召进皇宫。

  银瓶心急如焚,回头一望,却看见她未来的夫君怀抱着一粒五彩绣球,脚步不稳,手拄拐杖,从皇殿外一拐一拐的朝殿内走进来;她一看,愈哭愈是惨烈。

  天啊!

  怎这么哀怨啊?她未来的夫君竟然是个六、七十几岁的老头子?!

  老头子虎视眈眈的上下打量着她,脸上挂着暧昧的笑容,突然挨近她身边,用舌头舔了一下她粉嫩的双腮──

  “唷,好嫩的肌肤,呵呵呵呵……”

  老头子色迷迷的用他那布满皱纹的手,抖颤的摸着她的脸颊,“我会好好疼你的。”

  “不要啊!”银瓶惊惧不已的挥开他的手,用力挣扎着……恶心死了,比起这个糟老头,岳扬实在好上几十倍……

  对了,岳扬……绣球明明是被岳扬接着了,怎会变成这个糟老头?

  噢,不,要她嫁给这个老头子,她宁死不从啊!

  如果这是梦,她由衷希望能快点醒来。

  ※※※

  凝望着即使已进入梦乡,双盾依然深锁的睡容,岳扬的心竟不可思议的泛起一丝抽痛。

  该死的,他怎会为眼前这个泼辣女感到不舍与心疼,一点儿都不像向来游戏人间的他呀!

  然而偏偏他的心就是会因她而鼓动?

  前所未有的挫败与哀愁如潮水般淹没了他。

  他难以理解,更不想认真去思考这个烦人的问题。

  岳扬有点气自己紊乱的思维,翻过庞大的身子,背对着她,低声咒骂着。

猜你喜欢

白强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,“可以告诉我,你所遭遇到的事情吗?”

白强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,“可以告诉我,你所遭遇到的事情吗?”丝儿觉得他是个好人,于是一五一十的把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诉他。“三个姐妹爱上同一个男人,也难怪会生出风波,你姐姐会嫉妒是

2020-03-03

忽然他目光被一抹纤细的身影吸引住,袁濂立时起身,两个女人也不约而同的跟着站起来

忽然他目光被一抹纤细的身影吸引住,袁濂立时起身,两个女人也不约而同的跟着站起来。“请用水果。”丝儿将切好的水果拼盘放在桌上,悄悄地抬起眼睫瞥了袁濂一眼,发现袁濂正一瞬也不瞬的凝

2020-03-03

男女有别,你怎可以和我睡在一起?”银瓶皱着鼻头道

男女有别,你怎可以和我睡在一起?”银瓶皱着鼻头道:“再说,我乃是身份高贵的公主,想与我同床就寝,别做梦了,你这死淫贼哪高攀的起啊?”“你──被你气死了。”岳扬怒气冲冲咽不下这口

2020-03-03

啊!”众人手中的武器顿时惊的全落掉了一地。

啊!”众人手中的武器顿时惊的全落掉了一地。这个人竟然是……“大、大、大、大……大王?!”众人瞪大一双难以置信的眼睛,惊呼声此起彼落……失去童贞的她,除了哭,还是哭。男人在享受释

2020-03-03

房门外传来盈盈心急如焚的叫唤声,把房门拍得壁里啪啦响的

房门外传来盈盈心急如焚的叫唤声,把房门拍得壁里啪啦响的。“来了!”无痕收起设计图,连忙起身把门打开。盈盈像阵旋风似的席卷进来,并随手将房门上锁,发红的双眼瞬也不瞬的直盯着他。“

2020-03-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