忽然他目光被一抹纤细的身影吸引住,袁濂立时起身,两个女人也不约而同的跟着站起来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4
  • 来源:人人干人人草

  忽然他目光被一抹纤细的身影吸引住,袁濂立时起身,两个女人也不约而同的跟着站起来。

  “请用水果。”丝儿将切好的水果拼盘放在桌上,悄悄地抬起眼睫瞥了袁濂一眼,发现袁濂正一瞬也不瞬的凝视着她,心儿一惊,很快又垂下眼。

  “小杂种,谁准你出来的?快滚回厨房去!”于娇娇见袁濂猛盯着丝儿看,一时妒意横生,忍不住口出恶言。

  袁濂迅速撇过头去,用狠厉的目光冷瞪着于娇娇,“你叫她什么!?”

  于娇娇一时被袁濂的目光吓住了,但当她反应过来,知道袁濂竟在袒护丝儿,不觉一肚子火,“我可没有说错话,她本来就是个小杂种,她是我爸爸--”

  于媚媚生怕姐姐说溜嘴,开口打断她的话。

  “她是我爸爸的好友在外头和野女人生的女儿,我妈咪心地太善良了,才会收留她。我告诉你,她妈妈是个不要脸的女人,专门勾引别人的丈夫,才会生下她。”于媚媚也满肚子恨意,她不喜欢袁濂袒护丝儿,更讨厌丝儿那张洋娃娃般的容颜。

  丝儿强忍住被羞辱的感觉,紧咬着嘴唇,半声也不敢哼。

  袁濂莫名泛起一股心疼的感觉,他注视丝儿脸上的表情,感觉得出丝儿内心有多么的痛苦,她刻意伪装出来的坚强,丝毫掩饰不住她内心的脆弱。

  “够了!”袁濂怒不可遏的打断于氏姐妹一句接一句,既尖酸又刻薄的讽刺话语。

  闻言,丝儿惊讶的瞪大眼睛,而于娇娇再也憋不住妒意的跳起来推了她一把。

  “你这个贱女人,和你母亲一样贱!专门勾引男人,你出来干嘛?想让我打你是不是?快进去烧你的饭!”于娇娇刁蛮惯了,在家向来是称王的她,怎能容许丝儿抢走她要的男人,况且这是她和袁濂培养感情的好机会,丝儿一出现,什么风采都被她给抢走了。

  “你以为凭着你是千金小姐的身份,就可以为所欲为的欺凌下人是不是!?”袁濂心口升起一股强烈的保护欲与怜悯心,他无法忍受于氏姐妹仗势欺人的态度,极自然地把丝儿拥进怀里,手指着于娇娇扭曲的脸斥喝。

  “袁濂,你为什么要袒护这个小杂种?她有什么好?比得上我这个千金大小姐吗?”看袁濂把丝儿拥进怀里,而他却不曾这样待她,于娇娇就气得直跺脚,不甘心地冲上前去,一巴掌朝丝儿的脸颊甩了过去。

  “你闹够了没有?”袁濂似乎早料到她会有这举动,快速地揪住于娇娇的皓腕,用力将她甩回沙发,没让她得逞。

  “你竟然为了个小杂种而这样子待我!?”于娇娇又哭又叫的吼道。

  “你再叫她一声小杂种,我就打歪你的嘴!”袁濂更加搂紧了丝儿,语气充满威胁的警告道。

  “袁濂,你--”于娇娇气炸了,“你再这样子护着她,我就要她吃不完兜着走!”

  “那我就即刻带她离开这里,任你有三头六臂,也威胁不到她,甚至可以告诉你们,她是我袁濂的人!凡是和我袁濂的人过不去,就是和我过不去!”袁濂沈声宣告着,并安慰地拍了拍丝儿一直发颤的秀肩。

  丝儿仿佛打了一剂强心针,更因他那双强而有力的臂膀,渐渐松弛了紧绷的情绪。凝视着袁濂发怒时却依然英俊迷人的脸庞,丝儿满心感动。

  他强而有力的臂膀就像铁一般地紧箍着她,他结实的胸膛就像座山般稳固着她,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强烈的倾入她的心,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欺凌不了她似的。在这一刻,她感觉自己是属于他的,她的生命好像已完全交付在他手上了。

猜你喜欢

白强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,“可以告诉我,你所遭遇到的事情吗?”

白强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,“可以告诉我,你所遭遇到的事情吗?”丝儿觉得他是个好人,于是一五一十的把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诉他。“三个姐妹爱上同一个男人,也难怪会生出风波,你姐姐会嫉妒是

2020-03-03

忽然他目光被一抹纤细的身影吸引住,袁濂立时起身,两个女人也不约而同的跟着站起来

忽然他目光被一抹纤细的身影吸引住,袁濂立时起身,两个女人也不约而同的跟着站起来。“请用水果。”丝儿将切好的水果拼盘放在桌上,悄悄地抬起眼睫瞥了袁濂一眼,发现袁濂正一瞬也不瞬的凝

2020-03-03

男女有别,你怎可以和我睡在一起?”银瓶皱着鼻头道

男女有别,你怎可以和我睡在一起?”银瓶皱着鼻头道:“再说,我乃是身份高贵的公主,想与我同床就寝,别做梦了,你这死淫贼哪高攀的起啊?”“你──被你气死了。”岳扬怒气冲冲咽不下这口

2020-03-03

啊!”众人手中的武器顿时惊的全落掉了一地。

啊!”众人手中的武器顿时惊的全落掉了一地。这个人竟然是……“大、大、大、大……大王?!”众人瞪大一双难以置信的眼睛,惊呼声此起彼落……失去童贞的她,除了哭,还是哭。男人在享受释

2020-03-03

房门外传来盈盈心急如焚的叫唤声,把房门拍得壁里啪啦响的

房门外传来盈盈心急如焚的叫唤声,把房门拍得壁里啪啦响的。“来了!”无痕收起设计图,连忙起身把门打开。盈盈像阵旋风似的席卷进来,并随手将房门上锁,发红的双眼瞬也不瞬的直盯着他。“

2020-03-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