忽然他目光被一抹纤细的身影吸引住,袁濂立时起身,两个女人也不约而同的跟着站起来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8
  • 来源:人人干人人草

  忽然他目光被一抹纤细的身影吸引住,袁濂立时起身,两个女人也不约而同的跟着站起来。

  “请用水果。”丝儿将切好的水果拼盘放在桌上,悄悄地抬起眼睫瞥了袁濂一眼,发现袁濂正一瞬也不瞬的凝视着她,心儿一惊,很快又垂下眼。

  “小杂种,谁准你出来的?快滚回厨房去!”于娇娇见袁濂猛盯着丝儿看,一时妒意横生,忍不住口出恶言。

  袁濂迅速撇过头去,用狠厉的目光冷瞪着于娇娇,“你叫她什么!?”

  于娇娇一时被袁濂的目光吓住了,但当她反应过来,知道袁濂竟在袒护丝儿,不觉一肚子火,“我可没有说错话,她本来就是个小杂种,她是我爸爸--”

  于媚媚生怕姐姐说溜嘴,开口打断她的话。

  “她是我爸爸的好友在外头和野女人生的女儿,我妈咪心地太善良了,才会收留她。我告诉你,她妈妈是个不要脸的女人,专门勾引别人的丈夫,才会生下她。”于媚媚也满肚子恨意,她不喜欢袁濂袒护丝儿,更讨厌丝儿那张洋娃娃般的容颜。

  丝儿强忍住被羞辱的感觉,紧咬着嘴唇,半声也不敢哼。

  袁濂莫名泛起一股心疼的感觉,他注视丝儿脸上的表情,感觉得出丝儿内心有多么的痛苦,她刻意伪装出来的坚强,丝毫掩饰不住她内心的脆弱。

  “够了!”袁濂怒不可遏的打断于氏姐妹一句接一句,既尖酸又刻薄的讽刺话语。

  闻言,丝儿惊讶的瞪大眼睛,而于娇娇再也憋不住妒意的跳起来推了她一把。

  “你这个贱女人,和你母亲一样贱!专门勾引男人,你出来干嘛?想让我打你是不是?快进去烧你的饭!”于娇娇刁蛮惯了,在家向来是称王的她,怎能容许丝儿抢走她要的男人,况且这是她和袁濂培养感情的好机会,丝儿一出现,什么风采都被她给抢走了。

  “你以为凭着你是千金小姐的身份,就可以为所欲为的欺凌下人是不是!?”袁濂心口升起一股强烈的保护欲与怜悯心,他无法忍受于氏姐妹仗势欺人的态度,极自然地把丝儿拥进怀里,手指着于娇娇扭曲的脸斥喝。

  “袁濂,你为什么要袒护这个小杂种?她有什么好?比得上我这个千金大小姐吗?”看袁濂把丝儿拥进怀里,而他却不曾这样待她,于娇娇就气得直跺脚,不甘心地冲上前去,一巴掌朝丝儿的脸颊甩了过去。

  “你闹够了没有?”袁濂似乎早料到她会有这举动,快速地揪住于娇娇的皓腕,用力将她甩回沙发,没让她得逞。

  “你竟然为了个小杂种而这样子待我!?”于娇娇又哭又叫的吼道。

  “你再叫她一声小杂种,我就打歪你的嘴!”袁濂更加搂紧了丝儿,语气充满威胁的警告道。

  “袁濂,你--”于娇娇气炸了,“你再这样子护着她,我就要她吃不完兜着走!”

  “那我就即刻带她离开这里,任你有三头六臂,也威胁不到她,甚至可以告诉你们,她是我袁濂的人!凡是和我袁濂的人过不去,就是和我过不去!”袁濂沈声宣告着,并安慰地拍了拍丝儿一直发颤的秀肩。

  丝儿仿佛打了一剂强心针,更因他那双强而有力的臂膀,渐渐松弛了紧绷的情绪。凝视着袁濂发怒时却依然英俊迷人的脸庞,丝儿满心感动。

  他强而有力的臂膀就像铁一般地紧箍着她,他结实的胸膛就像座山般稳固着她,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强烈的倾入她的心,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欺凌不了她似的。在这一刻,她感觉自己是属于他的,她的生命好像已完全交付在他手上了。

猜你喜欢

咸吃萝卜淡操心。”安静澜不屑地开口,

咸吃萝卜淡操心。”安静澜不屑地开口,随即迈着步子优雅离去。呵呵呵,这个男人,一次又一次地伤她,而她,竟然还放不下,真是可笑!施尧嘉看着安静澜的背影,恨得咬牙切齿。这个女人,总是

2020-04-12

静澜来了,哇,我们的静澜勇士来了,快,欢呼的掌声响起来!”

静澜来了,哇,我们的静澜勇士来了,快,欢呼的掌声响起来!”啪啪啪啪——热烈的掌声响起来,安静澜受到了整个设计部夹道欢迎的待遇。“静澜,静澜!静澜!”热情高涨的声音,呼喊着静澜的

2020-04-12

轻轻的咬着下唇,她的目光在车窗外游移了一圈

轻轻的咬着下唇,她的目光在车窗外游移了一圈,又回到景柏然身上。为什么不讨厌他的吻呢?景柏然专心开车,却怎么也忽视不了旁边那道略带探究的目光。他无声叹气,她知不知道她的目光很打扰

2020-04-12

步进玄关,客厅里人声嘲杂

步进玄关,客厅里人声嘲杂,有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员正在将屋中的财产贴上标签,莫相离怔怔的看着他们,一时忘记了继续向里走。林玟娜哭得声嘶力竭,莫良矜抱着她小声安慰,沈从文在一旁道:“

2020-04-12

分明就是为了气一气楚然,潘雨却是欣喜的看了肖翎辰

分明就是为了气一气楚然,潘雨却是欣喜的看了肖翎辰,伸手就揽过了肖翎辰的手腕,肖翎辰的脸色一变,回头的时候楚然却也已经是再次帅气的给了他一个背影,似乎丝毫没有在意。肖翎辰脸色一崩

2020-04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