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强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,“可以告诉我,你所遭遇到的事情吗?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71
  • 来源:人人干人人草

  白强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,“可以告诉我,你所遭遇到的事情吗?”

  丝儿觉得他是个好人,于是一五一十的把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诉他。

  “三个姐妹爱上同一个男人,也难怪会生出风波,你姐姐会嫉妒是正常的,像我家白琪也是如此。”白强摇头又叹气。

  “如果我和袁濂分手……”丝儿又难过起来了,“她们也许会原谅我,会接纳我,而我也不必担心日后是否会影响到袁濂的名声了。”

  白强感觉有点高兴,他知道自己不该有这种想法,但他就是忍不住兴奋起来,他几乎已看到自己的未来充满希望了,连忙乘胜追击,说道:

  “你若离开他,对他也许会更好,因为袁濂不仅是我们组织里的大红人,更是商业圈的知名人物,名誉对他而言比生命还重要。”

  “我知道……”丝儿默默承受着打击,若有所思的垂下头去,如果她害得袁濂名声扫地,她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。

  “由于我一直待在日本,今年才刚回来,所以我尚未和袁濂正面接触过,因此并不了解他的为人,自然也不知他是否会嫌弃你的出生了。”

  见她面带难色,白强接着道:“但不管他是否会嫌弃你,如果有一天,杂志社揭露他的私生活,他的名声一定会受损的。”

  “嗯……”她感觉有一股寒气正由脚底渐渐袭上她的心。

  光想到袁濂被八卦杂志批判的景象,她的心就开始淌血了,若继续交往下去,会带给袁濂困扰,那她宁可自己受伤,也不愿袁濂受到一丝伤害,虽然她很舍不得离开袁濂,但为了袁濂,她必须勇敢去承担所有的痛苦。

  袁濂待她恩重如山,而她又深爱着他,她不能害他……不能让他受到伤害。

  “可是,日后我该何去何从?”丝儿强作镇定,拚命忍住即将飙出眼眶的热泪,“我看得出来,于夫人和姐姐们都不希望我回家,如果她们希望我回去,早就到于家来接我了。”

  白强兴奋的简直快要飞上天去了,他拍拍她的手背道:“如果你不嫌弃我那个狗窝简陋,你就搬到我那边去,反正家里还有多余的房间,只住我和白琪两个人。”

  “白琪也和你住在一起啊?”

  “是啊,我和她都过惯自由的日子,所以我们和父母亲商量后就搬出来了,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提议,日后就由我和白琪来照顾你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丝儿黯然的摇了摇头,一可是……麻烦你们,我的良心会过意不去。”

  “你想太多了,尽管住下来吧!”白强站起身,带她走向停车场,“我们现在就走。”

  “让我跟袁濂道别一下,我……我不能不告而别。”丝儿的脑子里一片混乱。

  她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,但不管如何,她很想再多看袁濂一眼。

  “这样你就更离不开他了。”唉,她实在令人担忧,白强用手搂住她的秀肩,盼望能给她一丝温暖。

  白强说的没错,只要多看袁濂一眼,她的内心就多一分不舍。

  她已接受袁濂太多恩惠了,这些日子以来,他对她的照顾无微不至,无法报答他已成为她的遗憾,若害了他,她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,会心疼而死。她要袁濂过得比她快乐,她不要看他受到一丁点伤害与污辱。

  丝儿任由白强将自己带上车,此时此刻的她已了无生气,她的脑子再也无法正常的运转,她不知道离开了袁濂,是否还懂得如何生活,而她又是否还存有生存的意义!

猜你喜欢

白强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,“可以告诉我,你所遭遇到的事情吗?”

白强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,“可以告诉我,你所遭遇到的事情吗?”丝儿觉得他是个好人,于是一五一十的把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诉他。“三个姐妹爱上同一个男人,也难怪会生出风波,你姐姐会嫉妒是

2020-03-03

忽然他目光被一抹纤细的身影吸引住,袁濂立时起身,两个女人也不约而同的跟着站起来

忽然他目光被一抹纤细的身影吸引住,袁濂立时起身,两个女人也不约而同的跟着站起来。“请用水果。”丝儿将切好的水果拼盘放在桌上,悄悄地抬起眼睫瞥了袁濂一眼,发现袁濂正一瞬也不瞬的凝

2020-03-03

男女有别,你怎可以和我睡在一起?”银瓶皱着鼻头道

男女有别,你怎可以和我睡在一起?”银瓶皱着鼻头道:“再说,我乃是身份高贵的公主,想与我同床就寝,别做梦了,你这死淫贼哪高攀的起啊?”“你──被你气死了。”岳扬怒气冲冲咽不下这口

2020-03-03

啊!”众人手中的武器顿时惊的全落掉了一地。

啊!”众人手中的武器顿时惊的全落掉了一地。这个人竟然是……“大、大、大、大……大王?!”众人瞪大一双难以置信的眼睛,惊呼声此起彼落……失去童贞的她,除了哭,还是哭。男人在享受释

2020-03-03

房门外传来盈盈心急如焚的叫唤声,把房门拍得壁里啪啦响的

房门外传来盈盈心急如焚的叫唤声,把房门拍得壁里啪啦响的。“来了!”无痕收起设计图,连忙起身把门打开。盈盈像阵旋风似的席卷进来,并随手将房门上锁,发红的双眼瞬也不瞬的直盯着他。“

2020-03-03